当前位置:首页 > 裘晶滢 > 正文

美国加大对非洲军事介入意欲何为

摘要: 近日,据索马里方面宣布,美军与索马里政府协同,在索南部偏远地区对索“青年党”武装...

   近日,据索马里方面宣布,美军与索马里政府协同,在索南部偏远地区对索“青年党”武装分子进行空袭,这是自美国宣布重建在索“小规模持续军事存在”后的首次空袭。空袭造成5名武装分子死亡,没有平民伤亡。

   拜登政府近期明显加大了对非洲的军事部署。4月25日,美军非洲司令部战略、参与和计划部副部长彼得・贝利会见赞比亚总统哈凯恩德・希奇莱马。会后,美国政府宣布,美军非洲司令部将在赞比亚开设安全合作办事处。5月16日,拜登总统签署行政令,批准在东部非洲国家索马里部署不超过500名的特种作战部队。此外,拜登还批准国防部的一项请求,给予后者长期授权,以打击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索马里“青年党”的十几名可疑领导人。此举改变了2020年12月特朗普政府做出的撤出在索马里美军部队的决定。拜登政府加大对非洲军事部署具有多重战略目的。

   加大对非洲军事介入是美“与华竞争”战略的重要内容。截至去年,中国已连续12年保持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和促进当地就业等方面为非洲国家做出的积极贡献受到非洲人民的普遍欢迎和高度赞誉。然而,这却让执着于自身全球霸权的美国一些人感到不满。近期卸任的美国非洲司令部司令斯蒂芬・汤森多次声称,中国正不断谋求挖掘非洲的战略潜力,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与稳定带来挑战。“作为首要任务,美国需要阻止中国在非洲大西洋沿岸扩展影响力”。他还表示,目前,非洲司令部仅获得美国国防部运营预算和人力成本的0.3%,为进一步遏制中、俄在非洲的影响力,美国需要加大投入。汤森的观点在五角大楼内部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基于此,美国的非洲战略做出了调整。执政以来,拜登政府高度重视通过外交等手段拉拢非洲,但效果并不明显。尤其在俄乌冲突问题上,广大非洲的中立立场令拜登政府倍感挫败。拜登政府认为,只有将非洲国家的安全紧紧握在手里,才能加大对非洲国家的控制,并遏制中国在非影响力的提升。拜登政府加大对非军事投入,可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为美非经济合作“保驾护航”。近年来,随着非洲大陆经济的快速发展,美国政府开始高度重视非洲市场。特朗普政府提出“繁荣非洲倡议”,目标是五年内将双边贸易与投资规模扩大一倍。“倡议”提供混合融资、贷款担保、市场情报、宣传及一系列降低风险投资的服务,助力美国企业走进非洲。拜登执政以来,美国提出重振“繁荣非洲倡议”,扩大与非洲国家的贸易和投资联系,并将民主价值观和尊重人权列为拜登政府与非洲接触的核心。2021年3月,美参议院通过《通过加大对非洲出口增加美国就业机会》法案。法案指出,需要制定一项综合战略,通过在未来十年内将美国对非洲的商品和服务出口值增加至少200%,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为进一步动员私人资本进入非洲,2021年6月,美国提出“重建美好世界计划”(简称B3W),加大对非洲等发展中国家投资。尽管美国政府使出浑身解数,但由于安全等因素,美国企业对投资非洲始终兴趣有限。拜登政府此次加大对非军事投入,就是要为美国企业进入非洲提供信心。例如,美国正在与肯尼亚商谈自贸协定,但由于索马里“青年党”袭击等因素,美肯经贸合作受到影响。美国通过加大对索马里军事部署,可以为美肯合作注入确定性。再如,赞比亚是世界主要产铜国之一,而铜对于向清洁能源经济的转型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美国将司令部扩大到赞比亚,有助于美国保障其供应链安全。

   通过加大对非反恐支持,挽回其撤军阿富汗引发的信誉危机。以反恐为核心的安全合作历来是美非关系的核心内容之一。自“9・11”事件以来,美国军方在十几个非洲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庞大的前哨网络。其中,美国在萨赫勒地区和非洲之角的军事基地最为集中。目前,美国非洲司令部与53个非洲国家有联系,并负责为驻扎在非洲及至少27个军事基地的约9000名美国军人提供支持。应当说,在安全领域,非洲国家对美西方具有较强依赖性。但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西方一致收缩在非洲的安全投入,导致非洲国家对美西方不信任加剧。再加上萨赫勒地区的恐怖势力借疫情坐大、肆虐,而美西方却在此刻隔岸观火,非洲相关国家深受其害。美军从阿富汗仓促撤军,引发巨大混乱和国际谴责,使非洲国家对美是否继续支持其反恐持怀疑态度。美军重返索国表明,索面临的危机依然是拜登政府“一个值得注意的优先事项”,美军在索国的持续存在对打击“青年党”是必要的。拜登签署命令的前一天,索马里选举产生新的总统。美国隔日宣布增加对索国驻军,体现了美国想要重振非洲对美信心的努力。新当选总统马哈茂德欢迎拜登新举措,称美国是索国寻求稳定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可靠伙伴。

   拜登政府加大军事介入对非洲而言并不是福音。一是强行将“大国竞争”带入非洲,或引起非洲新一轮的分化和动荡。冷战时期,美苏争霸,非洲遭殃。美苏为争夺势力范围,导致安哥拉内战、乍得内战,最后都酿成了国际战争,造成巨大伤亡。非洲人对此记忆犹新。今天,拜登政府从所谓“对华开展全方位战略竞争”的需要,加大军事部署,试图将非洲变成大国竞技场,必将进一步破坏非洲团结,逼迫非洲国家选边站,诱发非洲内部对抗,使非洲陷入动荡。二是美军加大介入,将加剧非洲反恐“越反越恐”的困境。21世纪以来,美国通过定期部署突击队,为当地部队提供建议和协助,在战斗中提供武器和设备等支持非洲国家反恐。但“越反越恐”是不争的事实。根据美国国防部非洲中心的数据,整个非洲大陆的暴恐事件从2009年的288起,增加到2021年的5500起,增幅超过1800%。受美国训练的军官在非洲频繁发动政变,导致地区局势动荡不安。正如评论指出的,美国的目的不是打击恐怖主义,而是产生无休止的以牙还牙的杀戮循环。三是美军加大介入,将进一步加大对非洲国家的控制,破坏非洲国家走独立自主发展道路。由于恐怖主义泛滥,政变频仍,非洲近年来的安全局势不容乐观。而俄乌冲突进一步使俄在非洲的国际行动能力受阻。美国借机加大对非安全介入,很可能使非洲在安全上进一步倒向美国,最终陷入难以自拔的陷阱。

   (作者:马汉智,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发表评论